警惕办公室里的“怨妇”

字号:

2014-03-18来源:慧聪网作者:Shelley DuBois

  天知道,如今许许多多的员工都有理由抱怨。而且,几乎每间办公室里都会有一两个人抱怨起来过了头——满腹怨气,忿忿不平。

  这些人就是管理专家罗伯•克罗斯所谓的“消极激励者”。“这些人的互动方式或语气,让整个工作环境变得窒息。”

  “让人窒息”无疑不利于形成良性的工作环境,很多员工可能都不想受这些消极激励者的影响。为此,他们首先要了解领导力专家称之为“非正式网络”的一个体系。这种网络存在于正式的企业生态链之外,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之上,从主要激励者到能量破坏者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人,无论职位高低,克罗斯声称,组织内非正式网络的能量流动图是可以绘制出来的。

  如果你觉得这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你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克罗斯和博斯公司(Booz&Company)高级合伙人乔恩•卡岑巴赫都曾和这样的高级经理合作过,他们拒绝接受这种观念,拒绝相信在他们所知和控制的工作场所架构之外还存在另外一个架构。卡岑巴赫说:“如果你让一家机构的高层来找出最佳激励者,他们肯定选不对人。”

  但是,稍作挖掘,你就能发现这些网络。”我们可以制作简图和其他图例来显示人们之间的联系,”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麦金泰尔商学院(McIntire School of Commerce)教授克罗斯表示。这些简图可以显示出谁与谁之间在进行互动,互动的频率有多频繁。“然后,我们在上面叠加企业归属感和职业满意度得分,”克罗斯继续说。最后就可以找出员工中的积极推动者和消极激励者。

  为什么要这么做?有证据表明,消极激励者的确会对公司造成伤害。《职业行为杂志》(The Journal of Vocational Behavior)1994年刊登了一篇论文。文中,研究人员劳伦斯•尼科维兹和玛丽•罗斯诺维斯基发现,对工作前景悲观者的生产率往往不如他人,无论他们目前对工作有多满意。这篇报告称:“即便是在状况不错时,这些个体可能也会关注工作中不好的一面”。

  他们还会把同事也拖下水。在一份尚未发布、正在接受同行审查的研究报告中,克罗斯还发现:“消极的相互影响造成压力,对衡量工作环境身心健康的一系列指标有显著影响。”换句话说,应对过多的消极因素会让人受不了。

  这些消极的相互影响效应远超正面影响。尽管积极激励者在组织机构中的数量远超消极激励者,“消极激励者对工作表现和员工感受产生的消极影响是积极激励者产生积极影响的两倍还多,”克罗斯说。具体而言,克罗斯认为,约5%的员工带来了员工90%的与工作相关的苦恼。

  那么,如何才能躲开他们的负能量圈之外呢?卡岑巴赫和克罗斯两人都认为,你不应试图改变他们的态度。从根本上怨恨工作的人会抵制任何试图改变他们的努力——他们的终极目标不一定是要感觉好一些。

  反之亦然。卡岑巴赫说,公司里有些人让其他人对工作感觉良好,从中获得满足,就算管理层从来没有肯定过他们的作用。

  公司经理可以通过引导工作氛围做出改变。大多数员工既非头号推动者,也不是极端拖后腿的人;他们介于两者之间,但他们受这两者的影响很大。要让每个人都信心满满,最好的方式是让他们进一步接近活跃的积极推动者——创造机会让员工从最好的人那里进行学习。卡岑巴赫说,积极向上“是可以传染的”。

  克罗斯称,积极的人采取某些特定的方式行事:“他们总是看到现实中的机会,而不是限制。他们寻找途径确保其他人也成为解决方案中的一部分。”卡岑巴赫说,他们也可以将这些特质传递给那些乐于接受的人,而且他们往往也知道哪些人最容易受到感染。

  当然,在大公司,这需要真正了解情况的经理聘请专家从非正式网络中进行筛选,发掘最好的部分。克罗斯说,他通常与大公司的最高层一起工作。对于我们这些处在企业链底端的人们,或许得自己想办法了。

  但这些经验仍然适用。简而言之,如果员工们的周围是那些让他们对工作和自己感觉良好的人,任何地方的办公室都可以变成令人更愉快的场所。

延伸阅读
13.7K